阿宾游记 > 玄幻小说 >
    “爸爸!”小楚澄着急的大叫一声,林昆抱住小楚澄,不让他跑到林昆的身边。

林昆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从人群中走了过来,走向中央的六个人,李春生见到林昆后,眼前顿时一亮,仿佛看到了救星一样,那五个家秃驴却是同时皱起了眉头,为首的那个大和尚冷冷的冲林昆道:“小子,你要管闲事么?”语气里透露出一股强烈的威胁味道。

到了乾坤大厅的正厅,这里已经被布置的有模有样,今天的聚会采用的是西方式的,不像华夏传统的聚会,十几个人围在一个大桌子上吃吃喝喝,而是一字排开的自助选餐台,上面摆放了各种各样好吃的,所有人可以在大厅里随意的走动,挑选自己喜欢吃的食物,跟想聊天的人聊天。

大巴上了高速之后一路向北,车厢里渐渐安静了下来,孩子们玩的累了都躺在椅子上睡着了,只剩下几个小男孩还很有精神的在那玩着,澄澄、苏有朋、孙洋三个人都在其中。

林昆一看就明白了,这母子俩肯定没和谐成。林昆放下了手里的油条,拽了张餐巾纸擦着手,向母子俩走了过去,他咧嘴笑道:“哟,你们娘俩这是怎么回事,闹别扭了?”话音刚落,小楚澄就向他扑了过来,哽咽的喊道:“爸爸……”

“这些战武系的人难道训练傻了?”王宝乐下意识的后退几步,心底狐疑起来。实在是之前沉浸在跑步中的他,对于身边的一切事情都忽略了,满脑子都是胖爷爷们在追自己,所以没去关注这些战武系的学子,受挫的一幕。

于是,林昆上前一步,直接抓住为首大和尚的胳膊,怒道:“麻痹的,走,咱们去派出所,等到了派出所,看你们几个假秃驴还能装下去!”

“无聊。”林昆自顾的笑着说道:“你这一晚上都绷着个脸,咱们就打赌我能不能把这些加重筹码都给举起来,要是举起来的话,你就冲我们爷俩笑一个,要是举不起来,那我就……我就听你的,你让我干什么都行。”

而休息时间,这些汉子便是练习骑乘,听说国主第下买了数十匹好马,建了马场,请了北方的马倌圈养。

带着精心挑选的礼物来到通州,最后却被人打成残废,双手被打成粉碎性骨折,膝盖被人踢碎,导致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意志消沉,甚至想着自杀。

林昆的美,绝非三言两语能描述的,即便请来宋朝最美的女词人,怕是也难以形容出她的美,最直白的描述——拥有仙女一样的容颜与气质的女子。

一巴掌打下去,还不算完事,林昆紧跟着抬起脚,冲着那民警队长的小腹就踹了下去,这一脚力量有多大暂且不说,只听那民警队长朱芳强‘嗷’的一声吼叫,整个人应声凌空倒飞了出去,呼通一声撞在了身后的车上,把车门都给撞瘪了,整个人软瘫在地上一时也站不起来了。

林昆突然哈哈笑了起来,道:“打的好,儿子!不过你以后得记住了,咱是男子汉,打人得用拳头,不能用手指尖挠,那是女人的做法。”

只是,在这个对自己还是恭敬异常的慈祥妇人面前,甘氏却没有了那些矜持,实则便是以往,她又何尝不希望有李氏这样一个慈爱的母亲,便如疼爱其儿子一样疼爱自己怜惜自己,而不似自己亲人,为了家族更为兴旺,要将自己送给一个糟老头子联姻。

林昆不想听,可陆婷还是要说的,事情的前因后果是这样的,章家的兵工实验室最近投入了一项的新的研究,是关于一个新型的战争武器的制作,目前已经取得了初步的进展,这个本来绝密的消息,不知道怎么就被外界知道了,章家老爷子担心怕有外界的恐怖力量为了得到新型战争武器的制作方案,来绑架孙女章小雅作为要挟,所以就向国安局提出要求,派人来保护章小雅。

车上,林昆只是静静地望着外面的街道,女人几次想要挑起话题,他都没有理会。

登记之后,带着法枕离开的王宝乐,一路很是期待,脚步也都轻快无比,直奔洞府,他打算回去后尝试一下,能不能找到黑色面具的秘密。

林昆本来也只是想开个玩笑的,没想到韩大美女竟然生气了,他赶紧追上去,把手里剩下的那个完整的包子递过去,“美女,别生气啊,我刚才只是开个玩笑嘛,谁让你栽赃陷害我的,害的我背了那么大一口黑锅,我这身高一米八五的东北大汉,在人家面前肚子咕噜叫……”

陆宁听得微微一怔,“甘家村有道士炼丹?”“是啊,甘家村有道观,第下不知道吗?”刘汉常微有些奇怪的问。

他这边正臭美呢,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和澄澄一样,用的都是最新款的IP6,不过人家澄澄的那个人是正品,他这个是地地道道的山寨货,高亢的铃声叫唤起来尤如破锣打鼓一样,能把人下出心脏病来。

两个小家伙的脸顿时一红,羞答答的低下头。林昆笑着说道:“耿哥,这虽然不是冷饮店,但我看冷饮肯定会送到,不光有这两个孩子的,还会有咱俩的份儿。”耿军狄稍稍的一反应,哈哈的笑道:“对,也会有咱俩的份儿,哈哈!”

抿了一下唇角滚落下的汗渍,咸咸的涩涩的,李春生眼巴巴的看向林昆,喉咙本能的咽了一下,那冰镇啤酒的香味传来,就像春天麦地里的沁香。

众人满含诧异的目光,循着保安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那是一辆军绿色的丰田霸道车,正常来说这款车只是一款中档的SUV,大老王和林昆的几个同事第一眼看过去,都没觉得有什么惊奇的,但很快大老王就发现这辆车的与众不同,眼神中流露出惊讶的表情。

随着按摩的力道越来越大,动作的幅度越来越深,脚踝处的疼痛感越来越轻了,相反那舒服的感觉越来越浓烈了,就好像一阵阵电流顺着脚踝传向全身,在身体里跌宕起阵阵酥麻的感觉,林昆情不禁的又哼了一声,这一声比之前的那声更加的暧昧,就好像是在床上发出的那声音。

小弟们赶紧回过神,纷纷让到两侧。林昆眯起眼睛微微动容,他早就看出来阿狗应该是有两把刷子的,只是没想到这两把刷子还挺硬呵,比起漠北军区的普通特种兵也不逊色多少。

李敦珠挥了挥手示意我们向后退,我和胖子急忙握住了口袋里放着的骨质匕首,已经被于老开过光的骨质匕首今天也许能派上大用场!双方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见面已经是不可避免了!胖子皱着眉头,我紧紧地抿着嘴唇。前两次都是我一个人面对这个怪人自然害怕,但是这回兄弟在身边,我多少有了些胆气!就在此时,怪人终于站在了禅房门口,伸出手推开了禅房的木门。

回到海辰别墅区,已经是快十一点半了,林昆的电话还是没回过来,再打去公司的前台问,那前台的声音惺忪疲惫,说会议还没开完。

珠子进来后压根就没爬,弯了个腰轻轻松松跟上了我,可怜的是胖子,这厮收紧了肚皮,爬起来和个大狗熊似的,我回头望了一眼笑着摇了摇头。我老远看着,刚要开口问他这是不是夜明珠,却在此时,珠子的手套一下子被可怕的绿色火焰点燃,随后疯狂地烧了起来!

丁队长这才回过神,赶紧冲民警吩咐道:“快告诉所里今晚值班的民警们准备一下,待会儿城区的徐局长要过来检查工作,千万不能出什么乱子!”

如此一来,整个下院岛彻底哗然,就连老师们也都注意到了,更不用说那些学子了,岩浆室里都没有人继续去了,全部都在外面,盯着唯一还在明亮的三十九号房的灯。

林昆抬起头,就看见自己面前站着一个皮肤黧黑的家伙,这人方脸浓眉,剃着个半寸,咧嘴一笑露出一颗缺了半截的门牙,左边的脸上有个酒窝。

动起来!跳起来!动次打次!林昆一边端着酒杯,一边也随着音乐的节奏摇摆着身体,今天晚上之后,这浪人酒吧的名声怕是要更上一层了,明天这酒吧里的人将会更多。

林昆笑着说:“一个星期七天,七天都是沙尘暴,刀子比以前更锋利了。”闻言,付国斌的脸上露出骇然之色,他亲自去过漠北,对那里的恶劣环境有着亲身的体会,而其他的几个女老师,听了之后脸上只是露出微微的惊讶,那种环境极度恶劣的程度,远非她们能够想象的出来的。三个小家伙这会儿正在玩‘青菜与肉’的游戏,根本没人注意这边。

青年叹息一声,仔细感应了一下,发现体内的太皇经如同苍龙蛰伏在深渊一般,无法唤出,此刻体内所有的修为消失的干干净净,只余下太皇经的一丝护体气息。

林昆想了想道:“暂时我还没想好,等想好了再说,你先用心准备生日Party吧,另外一定要把费用算好了给我,否则的话我肯定不收你这徒弟了!”

人都是会变的,不同的年龄段价值的取向不同,林昆现在放在这一堆人里,在别人看来已经没什么地位了,远不及上学时期人缘不怎么样的黄权。

打也打完了,气也出了,林昆拍拍手就准备回家,不管躺在地上的这男人是什么身份,即便是国务院领导的孙子,只要是伤害到了他儿子,他都照打不误,他刚要往家走,物业的保安马上拦在了他的面前,“先生,你等等!”

不过,在林昆得到了这把锋利无比的三棱军刺之后,已经用它收割了1298个犯罪分子的生命,如今这三棱军刺上所散发出的那股阴森慑人的戾气,就是在一次次的收割恶人的生命之后慢慢锤炼出来的。

小楚澄摆出一副小大人的模样,道:“必须乖!”林昆被逗的哈哈笑了起来,抬起头,却看见冯佳慧正在朝他这边看,他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去打个招呼,冯佳慧主动朝他走了过来,“林先生,来接澄澄。”

周围顿时响起了一片哄然的笑声,眼前的这副画面颇有喜感,林昆那高瘦的小身板站在牛大壮那虎背熊腰的身姿前,就像是蚂蚁对大象下手一般,再加上林昆一拳根本没能打动牛大壮分毫,就更值得欢笑了。

周贡仰着头,傲然道:“某是为海州司法参军王吉而来,东海公,王吉已经散尽家财,其房契地契全部变卖,加之海州产业契书,另有数艘船只,价值共一万五千三百贯钱,不日就会送来东海县,还请东海公行个方便,博彩之事,就此了了吧?”

瘦高个的小青年在一旁哈哈大笑起来,有高又帮的小青年脸色顿时一黑,面子上下不来了,一杆火就冲上了头顶,冲着几个孩子就骂骂咧咧道:“谁家的熊孩子,一点教养都没有,敢特么的这么跟老子说话!”